最好的年华

原文链接:最好的年华

最好的年华

年华是一条小溪,在渐行渐远的溪流中,尽头啊,在我这样的年龄,竟害怕它的到来。

是不是在年少的时候,总以为时间很长,似小猫在嬉戏着毛线团,总见到线团滚动却抓不到线的那头。于是,心中就盼望着,不如一段就够,长长的太浪费。

在听过看过那些无法回避的悲欢离合、生老病死之后,心有一丝忐忑不安。也终于懂得已八十多的奶奶为何怯听村落中的唢呐声,那是送一个人离开这世界的最后音乐。在她总是一遍一遍地问我:“你看我脸色好看吗?死不了吧?”我也是一遍一遍地应答:“脸色红通通的,刚好看了,早着呢!”

小时家里养的都是普通的小狗,只记得在其中某只丢失或者死去,夜里我边想着某段情节边哭,它曾经睡在我的床前,把下巴搭在我的拖鞋上,睡时憨态可掬。它常蜷成一团睡在屋角,泥土地面渐形成一个圆凹,仍在......许是它们的模样都差不多,而家里断断续续养的小狗似串联成仍是那一只。

在有人回首感叹一生贫乏无味时,可知有几人能得平坦安稳的一生?时间是否尽给这样珍贵的机会,怕只怕在生命之曲戛然而止时,许多未完不知待谁续。

话说开始怀旧的人,已然老了。可站在岁月的小溪流旁,不是总有微风撩起心衫的某一角吗?在凉如水的夜里,在长脚雨的窗前......

暖日融融,母亲手中编织着毛衣,线团渐小,衣衫渐长。

到了上小学的年龄,总不愿去。被外婆拿着笤帚在马路上追着打,最后被二元一个的漂亮铅笔盒哄着进了校园。上了没几天,同桌的黑瘦小子拉坏了我新水壶的带子,于是追到他家去找他赔,门口有个大黄狗,又不敢进他家门。

冬天,外婆卖了园里养的一头大黑猪,为我交了三年级的学费,还为我买了一双球鞋。夏天,常随外婆到后山去,伴外婆捋回柳树条编箩筐。

……

零零碎碎的布头记忆,无法缀起一件完整的童年衣衫,却不失其贵重。

或是在那时?青春之歌在耳边响起,可以无所畏惧地追求自以为的爱情与理想。不管路有多长,想走多远就走多远。即使偏离了正常的轨道,断然曲折无悔,青春亦无悔。

而今不想抬头痴数春星,只想坐在有家人在的院落里,披上唯属于我穿越过岁月的衣衫褴褛,只有我知那针脚的疏密,它随我走过童年青春而立并将至远程,这时墙头的爬墙草渐渐伸近耳朵,与我一起听这夜的静。偶有几声虫鸣,断断续续,道不出哪段才是最好的年华。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