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害物质标题的背后

原文链接:Behind Toxic Headlines

最近的一篇文章谈到记者和科学家如何可能助长公众对一些能够煽动公众情绪的科学问题的认识

当复杂的、涉及科学争议或者相应的问题时,这种挑战(和机会)就会出现 - 无论是在辨别人类对洪水和风暴模式的影响还是儿童疾病的化学影响。

这两方面都上了本周的头条新闻。在浏览了一些对于一项新的在孕妇中检测到化学物质的研究的相当惊人的报道后,我将在这里重点讨论化学药品和健康。

在充斥着信息,可能是错误信息的世界里,仔细阅读还是有价值的。在头条新闻背后发展阅读的能力有助于阅读者避免不断被鞭笞的感觉

接下来是对简单的科学如何变成新闻的一个初步探索,而不是对特定的作家或媒体的批评。做报道的人,特别当在最后期限时,面临严峻的挑战,我也是那些并不能总是做到正确的报道的不计其数的记者中的一员。

美国怀孕女子中的化学物质这篇文章发布在环境与健康展望杂志上并在网上公布。主要作者是旧金山美国加州大学的Tracey Woodruff

她的团队专注于从关于暴露在环境化学品中的人类的国家报告 - 一个广泛、持续的对美国的多种化学品的联邦调查中寻找孕妇人群。

根据这次调查中已经发表的文章,其核心结论并不是特别令人惊讶:

在美国,怀孕妇女面临多种化学品。决策者有必要进一步努力以了解化学品的来源和影响。

由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联邦中心的一个分支开发的基础数据库关注于可检测的,而不是构成危险的单个或累计的测量级别的物质。其目的是确定研究问题,但 在回答这些问题时并不是特别有用,因为对于血液和尿液检测的整理受到限制。一方面,没有地理分布数据,仅仅有全国的总数。

Woodruff所在的大学发出的新闻稿和视频采访(见下)似乎在很大程度上成为最后新闻报道的根源。

该新闻稿包括一个检测到的化学品清单,包括DDT残留及软硬塑料成分,这些都是环保运动后期的焦点物质。它暗示了对于儿童和其他人群中的化学物可能带来的不同级别的危险的独立研究。

有一行这样写到:

这项研究并不旨在确定(化学品与)不良健康的直接联系。

这是紧接着的几行:

“在孕妇中发现如此多的化学物质(还没有完全了解他们的影响)是令人惊讶和值得关注的。”

正如Woodruff 在文章中所说,调查结果说明对此更多的研究,以弄清化学物质的来源,特别是暴露在化学物质中的影响,是有利的。

接着她给出了个人观点,政府监督以在怀孕期间限制化学品的接触是有意义的:

“虽然个人可以在日常生活中采取行动以保护自己远离有毒物质,但是一个系统性的方法,包括积极的政府政策才能产生显着的,持久的改变。”

看起来有相当的跳跃,至少对我来说(作为一个科学记者),从检测血液和尿液所含化学品的一般性研究 - 上亿甚至上万亿化学品中的一部分 - 到“积极”政策的需要。

在气候科学中,科学家不仅描述他们的工作,也对社会应该如何应对提供他们自己的观点,只到这些问题不再出现。这样的步骤是很好的,我没有说在这种情况下有所不同。

下面的例子演示所有这些如何转变为新闻:

“今日美国”报道,研究发现在怀孕妇女的身体中含有有毒化学品,留下了对于Woodruff、环境阵营和工业界的讨论。

一个美国自然资源保护委员会的科学家警告说,这项研究可能低估了妇女的身体中化学品的数量,这当然是千真万确的,因为随着越来越多的测试、更高水平的灵敏度,不出所料,在我们的身体中会发现更多的化学物质。

和Woodruff一样,该组织的发言人也表达了担心:化学物质可能产程酝酿的危险。这也许是事实,但也可能并非如此。通过目前研究中用到的数据还不能回答这个问题。

更多的工作是必要的,但更多的担心是否必要?

到目前为止,儿童健康的总体趋势似乎并不表明这一点。这个报道,像一些其他的报道,保留行业代言人特点,可能暗示说,化学品和疾病之间缺乏联系是一种意见,而不是当前科学认识的状态。

社会活动家和业界的声音在报道和更广泛的政策辩论中占有一席之地,但是不加研究结果相关的解释的报道可能让报道多极化(工业与环保),并且可能扭曲了实际研究所得到的结果。

我个人认为,一个更好的方法是让相关领域的科学家附加一页报告用来评估它的意义。

当然要假定科学家们能够有时间来回复电子邮件或电话,记着有时间来筛选相关的可靠专家。

这是可行的(一种捷径是在文章摘要中找到相关工作的关键字,然后投于Google)。

但是当记者处于繁忙中或当编辑部为了保持平衡(许多新闻编辑部“专制”之一)要求用隐藏真正含义的其他形式报道时,这并非易事,。

时代杂志网站上的一篇博客文章中提出了一个尖锐的问题:孕妇淹没于化学品中,对婴儿是否有害?

但是,在主要作者单一的声音中,并没有相关上下文来揭示微量化学品和断定需要担心之间的重要联系,这篇文章也没有展开说明。

很有可能有进一步研究来揭示两者之间的联系是重要的,正如Woodruff所说。

但是用至少一句话来说明,尽管现在社会暴露在化学品之中,儿童癌症发病率并没有显示出太大的变化,整体死亡率继续长期下降。这样并没有坏处。

随着不断提高的测试方法,科学家们能够在一个不可思议的层次上检测物体,棘手问题也随之增多,在此方面我写了很多文章。一个相关作品是We Are What We Drink Is What We Are.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