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成真

原文链接:梦想成真

我人生的第一个梦想,是在我懵懂无知的年龄,坐在父亲的自行车背去上学,我琢磨着长大以后要当国家主席,但转念一想,不对呀,哥哥比我聪明,我当主席了那他干什么呢?那好吧,主席让我哥当,我当总理好了。后来看了周总理为“中华崛起而读书”的故事,我激动得热血沸腾,暗暗下决心:“我也要为中华XX 而读书”。可是,现在一切太平呀,既没有日本鬼子,又没有人民的水深火热,我要为什么而读书呢?我那个着急!我还可以带领人民过上幸福的小康社会,对,我要为中华人民过上幸福的社会主义现代化生活而读书!我早已明白我既当不了国家主席,又当不了国务院总理,现在再回想起这个从未对人提起过的“梦想”,脸发红心发虚。但那时,在年少无知不知天高地厚的年龄,我就是那么想的,而且自信自己可以做到,并且为这个梦想认真读书努力做作业。

在喜欢上语文,喜欢上作文后,我在日记本上端端正正地写上“我的梦想是当一名出色的作家”,这是我的第一个因为兴趣而树立的理想,并且忘记了我曾在上学的第一天坐在父亲的自行车背上沉思着长大以后要当国务院总理的理想。为了买书,我省吃俭用,在那个长身体的年龄,一周五个鸡蛋两包榨菜,我的父母到现在都未曾知道他们的宝贝女儿曾经这样地艰苦;除了省钱,我还会赚钱,在镇的批发部批发了诸如电池、盐等杂货,用自行车推到村子挨家挨户地卖。自己买的书不够,还借一切可以借到的书,反正良莠不分来者不拒。只要弄到书,就会利用一切可以看书的时间来看书,空闲时看,做家务时看,甚至上洗手间也要带上一本书。我妈现在还在我的小侄子面前笑我:“你们的小姑姑,读书的时候,经常一边喂猪一边看书,猪都吃完了她还在那里一动不动。”由此带来的回报,是每次的作文都会被老师当范文在全班朗诵,或者找毛笔字写得好的同学认真抄写一份贴到教室后面的白墙上。看着同学们围着我的作文争相阅读,我满心欢喜,仿佛看到了成为冰心或安徒生的希望。

我的这个梦想坚持了好几年,但有一天回家,看到哥哥们正在看火箭升空现场直播,火箭成功升空后,两个哥哥兴奋的脸,电视节目主持人激动的解说,把我深深打动了。后来,我自己还跑到小书摊买了几本科幻小人书看,也被深深吸引了。老师教育我们要科技兴国的场面也不失时机地出现,我又听得热血沸腾。在外因内因的共同诱导下,我改变了我的人生理想,我立志要当一个科学家,而且要当一个天文科学家。我又一头扎进了自然、地理、太空的小人书中了。在那个应试年代,别人都把自然课当成自习课的年代,我居然不但听得津津有味,还经常积极举手发言,但我当时真的很不明白,为什么老师不表扬自然课回答问题准确积极的我。爱恩斯坦成了我的榜样,但是他X岁的时候有了X发明,N岁的时候又有N个壮举,但我呢,都没有,那个着急啊。但又安慰自己,也许,我到了M岁的时候会不一样。我早就过了X岁、N岁和M岁,但是我还是没有任何可以成为科学家的发明。

但,我并不为我没有成为科学家而伤心,因为,很快,我又有了新的理想――我要当一名为普通老百姓振臂呼喊的记者。我看了更多的书,见了更多的人和事,并且学会了独立思考。对普通老百姓遭遇既不公平又不公正的待遇既愤怒又忧伤,对贪污腐败官商勾结深恶痛绝。而且,我勇敢地承担起了公民记者的义务,我给小学校长写信批评校风不然,列举了诸如上课有同学喧闹、考试有同学作弊等现象,恳请校长整顿校风;我给管区书记写信批评他们只懂收钱不懂办实事,列举诸如他们收黑钱暗中保护农村盛行的赌博现象,但对贫困家庭不问不闻;我还给某高官写过一封信,恳请他为我的家乡建一座希望小学,使那些想上学又无法上学的孩子有读书的机会。我给小学校长的信,他在全校大会上一字不漏地宣读了,并且开始整顿校风的行动;我给管区书记的信,他也在党员大会上宣读了,并且咬牙切齿地让党员干部回去打听打听是谁写的;我给某高官写的信,我至今未知他是否收到,我的家乡至今也未建成希望小学,我说的那几个想上学又无法上学的孩子现在已在珠三角的工厂打工,我经常担心不识字的他们是如何坐车的。有时候,坐在冬不冷夏不热的办公室对着冰冷的电脑,我会想,如果我真的成为了一名记者,我是否还有勇气坚持为普通老百姓振臂呼喊?在振臂呼喊后,又会怎样呢?是会像小学校长那样把一个未经世事的丫头的话看在眼里并且整理校风?还是像管区书记那样坚决将举报人揪出来扔进监狱?还是像恳请某高官建希望小学那样音信全无?

除了做记者,我还想当一名贫困山区的老师,把知识传递到山区的每一个角落,带领山区人民走出大山。那个时候,我已经是一个初二女生,懂得了忘我奉献,相信知识可以改变人民的命运,相信自己可以无私奉献。可是中考时,我没有报考可以让我成为“无私奉献的山区女教师”的师范,因为我已无师自通地认定了只有读高中才会有更好的出路和贡献。就那样,在个人意愿和大人的支持下,我毫不犹豫地选择了继续读高中。然而,三年的“存天理,灭人欲”的高考教育,我几乎彻底地忘了自己曾经的理想。在高考志愿的填写上,因为老师们灌输的“计算机是一门有前途的学科”,报考了一个名叫“计算机科学与技术”的专业。就这样,一个从大山走出来的孩子,怀抱憧憬,偶然地闯进了与儿时理想毫不相干的 IT圈子,偶然地从软件开发转向软件测试,偶然地成为了一名传说中的外企白领。然而,更加感慨的是,在这个与梦想无关的行业,我居然还可以做得有声有色,居然还可以笑口常开,只是,没有了年少时的梦想。

在意识到我所有的梦想都很难成真后,我变得现实,我人生的最后一个梦想是遇上一个疼惜我的人,然后结婚生子相夫教子。即使我所有的梦想都不能实现,至少这一个可以吧!我总是厚着脸皮大言不惭地说:“我没什么追求,我人生的终极梦想就是遇上那么一个人,然后结婚生子相夫教子。”可是,不知不觉地,我也成了传说中的剩下的白领中的一员。每次朋友或同学聚会,他们问的都是同一个问题:“你的另一半呢?”我也总是不急不慢地回答:“正在火星赶往地球的路上呢。”原以为很理所当然的事情,居然还历尽艰辛。然而,我还是怀抱希望,耐心地等待那个从火星赶往地球的人。

在大山那头,曾有那么一个小孩,因为梦想努力读书,那个曾经幻想当人民好总理的女孩、那个因为兴趣立志成为作家和科学家的女孩、那个为了老百姓的幸福想要当记者和贫困山区女教师的女孩,在寻找梦想的旅途中,翻山越水地来到广州这个繁华的大都市,偶然地闯进了与梦想毫不相干的领域,每天对着电脑敲打着与理想无关的键盘。每当夜深人静,每当某个产品成功发布,每当对着冰冷的电脑偶然抬头时,她会想起她年少时的梦想,嘴角流露出一丝难以察觉的带着惆怅夹着梦想的微笑。

THE END